镀锌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镀锌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自贸区副主任戴海波被免反腐下金改周年考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2:51:25 阅读: 来源:镀锌管厂家

上海自贸区副主任戴海波被免 反腐下金改周年考

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在9月5日被免职的消息,在上海自贸区周年考的关键节点,引起了外界各种微妙的猜测。

“上海自贸区的框架已经搭建,戴海波去职是一项正常的人事调整。”9月26日上海自贸区的一周年发布会上,上海市副市长、上海自贸区管委会主任艾宝俊回应称,目前戴作为上海市政府的副秘书长,正在协助其做面上的工作。

9月18日至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和市长杨雄陪同下,亲临上海自贸区考察。而在坊间,上海自贸区被誉为李克强经济学的破冰之步。

经过一年探索,艾宝俊尤为满意的是四大制度创新—以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已经建立,以贸易便利化为重点的贸易监管制度平稳运行,以资本项目可兑换和金融服务业开放为目标的金融创新制度基本确立,以政府职能转变为导向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基本形成。

金融改革是上海自贸区开放创新的重中之重。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上海自贸区的真正核心是金融的国际化,最终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必须要过放开资本项目管制这一关。

“上海自贸区金融风险总体可控。”9月26日,上海市金融办主任郑杨做了上述总结,截至9月21日,10家中资银行已介入了自由贸易账户信息监测管理系统,开立了4110个自由账户,“为下一步进行资本项目开放的压力测试做一些很好的准备。”

韩正此前曾指出了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创新的四个方面: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利率市场化、跨境贸易结算、外汇管理制度创新。“目前在面向国际的交易平台方面,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和国际黄金交易中心已在上海自贸区正式挂牌,大约在冬天将启动原有期货品种的交易。”郑杨说。

香港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宋敏对此并不太乐观,“地区性金融的试验困难重重,关键在于最高决策者的顶层设计”,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并非资本项目开放的好时机,上海自贸区将进行的地区性金融试验绝不轻松。

“上海金”开始走向全球

王卫列有些掩饰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他曾被上海黄金交易所(下称“金交所”)副总裁宋钰勤称为“中国黄金职业投资第一人”,见证了黄金定价首现中国声音。

曾经古色古香的金交所,目前新址是一栋现代化的建筑—上海市黄浦区河南中路99号,黄金和白银般的交叉装饰,分外醒目。9月18日20点01分,金交所国际会员首笔交易撮合竞价成功,中国黄金市场对外开放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上海金”开始走向全球。事实上,黄金国际板的开设及风险防控措施的设置,也已经成为上海自贸区金融创新的样本。在世界黄金协会(WGC)远东区董事总经理郑良豪看来,未来上海一定是亚洲最大的黄金交易中心,新家坡、香港等地可能会成为副中心。

“作为中国唯一合法从事贵金属交易的国家级市场,金交所一直在持续不断地创新。”金交所新闻发言人、综合部总经理顾文硕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境外会员将会直接参与交易所现有平台上所有品种的交易,这些品种均采用人民币报价。在保证金方面,境外会员将使用离岸人民币。境外会员可采用现金交割,如果牵涉实物交割,不会打破现有黄金贸易监管。

“中国在国际黄金定价上一直没什么话语权,”王卫列对时代周报记者称,“现在终于腰杆挺直了”,“上海金”的上线,标志着中国有望摆脱世界黄金定价的“影子价格体系”,同时可加快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2013年,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国和进口国。公开数据显示,金交所去年黄金出库量达2000吨,连续7年蝉联世界第一。这一数字已占全球黄金产量60%,占全球消费量近50%。然而尴尬的是,国际黄金的定价中心仍然在纽约和伦敦,中国黄金市场一直被视为国外黄金市场的“影子”,无法摆脱。

“黄金是维护国家经济安全和金融安全的重要保障,中国的黄金市场建设应该作为国家金融安全体系的一部分,上升到国家战略,所以中国黄金市场国家化是非常必要的。”中国黄金协会副秘书长张炳南坦言。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当天表示,借助上海自贸区条件、亚洲时区和人民币定价的特点,黄金国际板将进一步提高中国黄金市场的容量和集聚性,提高定价功能,完善黄金市场体系,提升市场效率,也有利于促进上海自贸区和国际金融中心联动发展。

“上海金”上线,获得了上至国务院总理下至普通投资者的关注。据新华社报道,李克强9月18日在中国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考察时,谈及被称为“上海金”的金交所国际板将于当晚启动交易,李克强说,这释放了中国继续扩大金融开放的强烈信号。改革开放以来,上海已经“淘了好几桶金”,未来还要继续释放淘金潜力,惠及更多百姓,让“上海金”变成“百姓金”。

“未来金交所将在上海自贸区,或者其他合适地区建一个离岸黄金仓库,用于境外会员的实物交割。”顾文硕说,在产品创新方面,去年有摸索4年推出的黄金ETF,在服务上推出了周五夜市,延长交易时间,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波段操作机会。

对于上海自贸区来说,上海黄金交易中心只是金融创新的样本之一。目前,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国际黄金交易中心已在自贸区内正式挂牌,黄金国际板已经启动。除能源、黄金外,郑杨表示,上海证券交易所拟在自贸区内设立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上海清算所、上海股权交易托管中心等也在积极探索利用自贸区的优势设立面向国际的金融平台,以及开发面向国际的金融业务。

对于备受关注的沪港通,郑杨表示:“一直在积极往前推进中,多轮测试情况良好,基本条件也已经具备,大概在今年四季度推出来。”

负面清单上的金融监管

李克强指着空出大半的橙色桌面说,要继续压缩负面清单,给市场“让”出更大空间!

这是9月18日发生在上海自贸区的一幕。据官方媒体报道,9月18日,上海自贸区用3张桌面向总理展示负面清单管理的探索:绿色桌面堆满改革前限制措施的186份文件,蓝色桌面摆着被调整的151份文件,橙色桌面上是目前留存的35份文件。

7月1日,2014版负面清单正式发布。发布伊始,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就声称“失望”。欧盟商会副会长、上海分会主席斯蒂芬•赛克则给予支持,负面清单“瘦身”,“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鼓舞人心的一步”,“重新巩固了欧企对中国有关上海自贸区承诺的信心”。

所谓负面清单—即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其实相当于投资领域的“黑名单”,列明了企业不能投资的领域和产业。在这个名单之外,“法无禁止即可为”,对“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按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将外商投资项目由核准制改为备案制。

“实施正面清单可以分类指导外商投资,同时也存在很大的弊端。”上海市政府参事室主任王新奎指出,一个弊端是效率低下,企业的合同章程必须在走完所有审批流程之日起才能生效,另一个弊端是审批制的灰色地带太大,容易产生寻租现象。

上海自贸区一年的运行,外资企业的入驻情况备受外界关注。艾宝俊在9月2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9月15日,上海自贸区共新设企业12266家,其中外资企业1677家,占13.7%。对于负面清单未来的开放领域,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赵红军指出,目前上海自贸区的负面清单,在金融、保险、培训、教育服务领域的开放力度不大,今后应该进一步开放。

“现代金融市场是一个法制条件的金融市场,它离不开金融监管。”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中国境内金融市场而言,金融监管理念、监管制度和监管方式等的转型,是实现金融交易可兑换的一个重要市场条件,必须要实行负面清单基础上的金融监管。

作为金融外企的代表之一,花旗银行9月26日表示,跨境金融业务已成为该行在上海自贸区支行的主要增长点,并总结出上海自贸区企业的三大诉求:控制业务风险、提高资金运营效率以及操作便利。

上海市银监局近期发布的《上海银行业创新报告》显示,上海银行业支持自贸区建设的创新成果就有29个。花旗中国有关负责人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该行上海自贸区支行成立以来,自贸区支行的客户量和存款量显著增长,跨境业务更成为主要增长点,占支行交易总额的80%以上。

最新数据还比较乐观。上海自贸区开业近一年来,新设金融及类金融机构等超过3000家,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累计发布51条金融支持自贸区的意见和13项实施细则。截至8月末,上海自贸区内新设持牌类金融机构87家,类金融机构453家,金融信息服务公司296家,投资和资产管理公司2179家,共计3015家,占新设企业总数的25%。

而上海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向全国推广的过程中,可能并非仅推广一张负面清单,而是一整套管理模式。“对于一张负面清单来说,最难的是管理措施的透明。”艾宝俊说,“目前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中特别管理措施由50多条不透明的管理措施已经压缩到25条,这对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来说是很大的进步。”

而负面清单管理,留给金融开放的空间有多大?对此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依然保持清醒,一旦未来利率和汇率以及资本账户完全开放,那些持观望态度、没有准备好的国内企业和金融机构就会陷入到谋求“高收益”的短期盈利的陷阱中,而海外热钱也恰恰会在那时乘虚而入,火上加油。

孙立坚最担心的就是,这很有可能导致上海自贸区先会发生“金融脱离实体经济”那种“非理性繁荣”的局面,而不是政府所期待的、通过上海自贸区建设来形成中国“创新驱动、转型发展”这种可持续的开放模式,“而最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是否能够坚持做到金融开放与实体经济的发展密切匹配的状态。”

地区性金融试验过难关

郑杨明白自己肩头的担子还有多重—这位上海市金融办主任清晰地知道,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试验,同样是中国金改的样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郑杨在9月26日的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还要积极推动对资本市场支持自贸区建设实施细则的尽快出台,支持自贸区符合条件的企业和个人按照规定进行境内外双向投资。同时,还要推动自由贸易账户服务功能的拓展,也就是说从本币业务拓展到外币业务,有序提高自贸区跨境资本以及金融交易的可兑换程度。

随着上海自贸区建设的逐步深入,央行近期密集出台“一篮子”计划予以支持,据悉资本项目可兑换实施细则也已进入最后论证阶段,有望近期推出。不过,同时身为北京大学金融系主任的宋敏,对此保持谨慎观望,“受上海作为金融中心的重要性、监管方面的利益冲突、决策者的理念等多重因素影响,上海自贸区将进行的地区性金融试验压力很大,绝不轻松。”

就在上海自贸区成立3个月之际,央行就推出“上海自贸区金融30条”—主要包括推进人民币跨境使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利率市场化和外汇管理等领域改革试点四个方面。

进入2014年以来,央行更是接连出台自贸区金改细则,包括第三方机构跨境人民币支付、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小额外币利率存款上限放开、外汇管理细则、反洗钱细则等,使得上述“金融30条”四项改革举措中已有三项落地,剩下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实施细则也已进入最后论证阶段。

对于上海自贸区的建设,央行研究局的一位专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人民币资本项目应该尽快开放”。但是,针对资本项目开放问题,国际上并没有成熟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可供借鉴,不少学术界人士表示忧虑。“资本项目开放应该有序、稳妥地进行,可以通过小范围试验,逐步积累经验,达到一定程度后,再根据实际情况逐步放开。”宋敏说。

“在目前这个时候,或许不是一个好时机。”宋敏的担忧,主要在于当前中国不成熟的经济金融体系及外部环境,尤其是房地产泡沫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如果房地产泡沫破灭的话,将引起一系列系统性的问题。如果这样的话,就需要估算泡沫破裂会对中国金融体系产生多大影响;资本项目开放之后会有多少资金出逃,中国金融能否承受得住。”

孙立坚毫不讳言地说,上海自贸区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应该加快开放中国金融业的“投资金融”业务,从而更好地调动全球的金融资源和金融服务的能力,帮助中国企业实现“走出去”的发展战略。

在他看来,上海自贸区金融服务业发展的核心,就是离岸人民币业务的拓展。虽然这次负面清单中限制了很多人民币离岸业务开放政策的实施,尤其比较集中在财富管理的金融领域,但是未来中国“全球化金融”服务模式的确立,将是中国经济发展和金融改革深化后的必然结果。

“当下,中央监管部门对上海自贸区金融开放的保守态度,正是顾及到在国内金融市场、金融人才、金融工具和金融监管还没有完善的情况下,若贸然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结果可能会得不偿失的问题。”孙立坚说。

“地区性的金融试验牵涉到全局,牵涉到中央,很难放开步子迈进。”宋敏强调说,金融改革示范区的进一步发展,有赖于最高决策者的顶层设计,“只有最高决策者有了很清晰的改革思路,才知道怎样去调整决策,才可以放开去试验。”

香港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学术研究副总裁肖耿指出,上海自贸区的最大意义,在于开发中国跨境服务业这一潜力巨大的处女地市场,这将是全球经济的新前沿。“上海自贸区不是零和博弈,对于这一历史机遇,香港的体制优势与上海的规模及潜力优势互补互利,自贸区为两者强强联合提供了绝佳机会。”

福建绝缘拉闸杆

云南暖手宝批发

云南老粗布衬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