镀锌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镀锌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眼癌诈捐事件还原王凤雅事件始末真相是什么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7-16 18:18:44 阅读: 来源:镀锌管厂家

王凤雅小朋友到底是怎么死的,真的是父母不救她吗?近日,关于王凤雅眼癌诈捐事件有了新的一步进展,接下来我们一起了解王凤雅事件始末真相吧。

一天两次转院均未被收治

4月9日下午,一直在家中输液的王凤雅突然脸色苍白,输液也输不进去,被送往太康县人民医院儿科重症病房抢救。

“医生不停地按凤雅的心脏,她的心跳微弱,几乎就要停了。”杨美芹说,当时医生问她,要不要坚持治疗,她回答坚持,但医生说进一步治疗需要做脑CT看肿瘤有没有破裂,要拔掉氧气,孩子可能撑不到做完检查。如果孩子中途死亡,就要送太平间直接火化。“医生还说,孩子可能撑不到明天了,我只好放弃。如果进太平间火化,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想让她从家走。”

于是,杨美芹抱着王凤雅坐救护车回家。“路过张集镇,我给孩子买了好多衣服、鞋子和布娃娃,怕她撑不到第二天早晨,没时间买了。”杨美芹说,但是,还在路上,王凤雅又动了,她赶紧把她带回家输液。

当天晚上,志愿者在网络上发布消息,称王凤雅已经死亡。当地警方介入调查后,确认王凤雅死亡消息不实。

王凤雅从太康县人民医院儿科重症病房回到家的这天晚上,太康县、张集镇妇联、公安、民政部门的人来家里查看情况,并让家属把孩子带到镇卫生院治疗。

镇卫生院医生杨荣光证实了这一说法。“当晚送来后,第二天上午在我院输液。下午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说服家属,把孩子送到县人民医院。但送过去后,县人民医院已经不收了。当天,又送到河南省肿瘤医院、郑大一附院,都没有接收。当天夜里又送回家里。”杨荣光告诉记者。

不过,记者在太康县人民医院儿科重症病房查到信息是,王凤雅于4月11日下午17时22分在太康县人民医院入院,18时30分出院。当时接诊的医生聂超群告诉记者,“当时我们建议的是,去河南省肿瘤医院。”

聂超群记得,当时他看到的王凤雅处于昏迷状态,右眼明显凸出,“大概是一个高3厘米、宽5厘米的肿瘤。”聂超群说,他们只给王凤雅做了简单的检查,发现她呼吸、心率都正常,只是发烧38.5度,“生命体征正常,在转院途中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天转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后,杨美芹说,值班医生告诉她,孩子只能进重症监护室,不能手术、也不能化疗,每天费用一万多。如果去世,要直接送太平间火化。“政府的工作人员说了,费用由他们出,但是,我一方面不好意思让他们承担这么多费用,另一方面还是想抱着活着的凤雅回家。于是决定不进重症监护室,连夜坐救护车回家。之后就送到镇卫生院治疗。”

张集镇文化服务中心主任吴玉杰这天也跟随家属前往郑大一附院,他证实,“我们镇里还拿了钱,准备给孩子垫医药费的。但医生说,如果实在要住院,只能进ICU,家属就把孩子抱回家了,怕孩子死在医院,直接火化,就见不到了。”

“不折腾孩子去任何地方”

直到王凤雅生命的最后阶段,志愿者们仍然没有放弃。4月13日,大树公益工作人员白梦雪等三人来到张集卫生院,带来救助合同,希望家属签字接受救助。

上述《王凤雅救助过程》显示,大树公益工作人员建议,如果带孩子到郑州就医,待孩子身体指标稳定后,可以根据专家建议,带到北京或者上海就医。另外,在医院附近一公里范围内租赁一处房屋供家属住宿。

对此,王太友表示,“这个方案我是同意的。后来她给大树公益中心的领导打电话,就改口了,说不能去郑州,要去北京、上海。我说除了郑州,别的地方我都不能配合。”

王太友对上一次北京之行心有余悸,觉得孩子去郑州能少受点罪,“我认为他们非要去北京、上海,有他们利益的考虑,因为去北京、上海能筹到更多钱”。

《王凤雅救助过程》显示,在等待家属商量结果时,大约13时30分,王凤雅奶奶突然抢走大树公益工作人员手机,并对其进行殴打。

王太友则告诉记者,凤雅奶奶看到白梦雪在摆弄手机发微博,就上前抢下白的手机,让她不要再发了。白梦雪把手机夺回来,推了凤雅奶奶一把。

对此,太康县公安局宣传科长张磊落对此事的说法是,当时白梦雪在玩手机,王凤雅奶奶以为又在拍视频,“是夺手机的过程,没有发生争执,这个问题很清楚。”

“其实,4月份从郑州回来后,我就想再也不折腾孩子去任何地方了。”杨美芹说。 记者问她:“把孩子带回家让她从家里走,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我觉得很重要,凤雅是我一手带大的,进太平间火化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想让她从家走,这样她走了妈妈也觉得她还在。”杨美芹说。

这次,家属与志愿者之间的协商依然没有结果。大树公益工作人员离开了王家。记者试图采访白梦雪,她表示,针对此事她已不接受采访。

5月25日,上海仁德基金会发布声明,“因收到网友反馈,提出对‘王凤雅’事件相关方上海大树公益服务中心的争议问题,上海仁德基金会主动暂停上海大树公益服务中心在我会名下筹款。”

对此,同日大树公益发布情况说明称,在王凤雅事件中,大树公益未立项、未募款、未拨款,机构公号也没转发该事件任何新闻,“王凤雅事件和我们的任何项目没有任何关系。”

5月4日,王凤雅离世。

王凤雅事件时间轴

●2017年10月29日

王凤雅首次到太康县人民医院,查出患视网膜母细胞瘤。

●2017年11月9日

王凤雅经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组织专家会诊,医生建议住院。家属称在水滴筹上第一次筹钱。(水滴筹官方则称第一次筹钱是11月3日)

●2017年11月29日

杨美芹第一次水滴筹筹款结束,筹款一万两千多元。

●2017年11月3日-12月底

王凤雅在张集镇南张楼村输液治疗。

●2018年1月-3月

王凤雅在温良口村诊所输液治疗。期间,杨美芹开始在火山小视频上公布手机号码,接受微信红包捐款、直播打赏,筹集2000余元。

●2018年3月14日

王凤雅再次到太康县人民医院,癌细胞已经向脑颅内转移。

●2018年3月15日-27日

杨美芹第二次在水滴筹上筹款,共筹得23316元。期间,王凤雅一直在张集卫生院治疗。

●2018年4月5日-6日

志愿者马婵娟来到杨美芹家中,和杨美芹一家带王凤雅到达北京儿童医院。家属与马婵娟发生冲突,当夜包车赶回家中。

●2018年4月8日

大树公益官方微博“小希望之树”发布寻人启事,称王凤雅被家属强行从北京带走,生死不明。

●2018年4月9日

当天,王凤雅病情突然恶化,被送往太康县人民医院抢救。“小希望之树”微博发布消息称王凤雅抢救无效死亡。警方确认消息不实。

●2018年4月10日(太康县人民医院显示11日,家属和镇卫生院称10日)

王凤雅分别被送往太康人民医院、河南省肿瘤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未能如愿治疗,当夜又回到张集镇卫生院治疗。

●4月13日

大树公益志愿者白梦雪一行三人到张集卫生院,并带来合同,希望家属同意接受救助。双方未能谈妥。

●5月4日 王凤雅去世。

餐饮油烟监测系统

ROHS分析仪

北京青年报登报电话

除尘布袋检测仪生产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