镀锌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镀锌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武汉鸭脖为何频频受资本亲睐台湾杉属

发布时间:2020-11-04 08:53:49 阅读: 来源:镀锌管厂家

武汉鸭脖为何频频受资本亲睐

财经天下周刊

湖北讯:对于鸭脖这个行业来说,与食客们同样热情的还有资本。2009年,达晨创投、国信弘盛投资公司向江西煌上煌公司注资6925万元,自此掀起PE投资鸭脖的热潮;次年,周黑鸭完成首轮6000万元融资,并在今年二次融资再获1.5亿;2011年,九鼎投资联合复星集团等机构向绝味鸭脖注资2.6亿元;今年9月5日,江西“煌上煌”登陆中小板,成为“鸭脖第一股”。达晨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当前其账面收益为5倍左右。

鸭脖产业为何受到资本青睐?创东方合伙人、副总裁潘锦的理解是:中国人口众多,消费市场大。不论煌上煌、精武还是周黑鸭,都有品牌优势,销售渠道也不错。主导投资煌上煌的达晨创投副总裁傅哲宽也称:“我们不是投资鸭脖,而是投资鸭脖企业的消费渠道和品牌。”

资本推动下的鸭脖品牌也的确变得更像是一个大众消费品公司。从2011年开始,长沙绝味轩公司开始砸广告。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地铁、公交等地段,绝味鸭脖的广告牌比比皆是。网络营销也紧随其后,在官方微博已经成熟运转了近一年后,去年4月8日,绝味淘宝官方商城诞生。这家店面扩张迅速的公司,目前已经有了2000多家加盟店,年销售额达10亿元,毛利润率在30%至40%。

一时间,就在20年前还上不了餐桌的鸭脖,俨然已成全民热捧的对象。而资本江湖的介入,更让人们对这个迅速蹿红的产业有了更多期待。

鸭脖,新通货提起鸭脖,就不得不提到武汉精武路。1950年代,虽地处武汉江汉区中心,但精武路却仍是一条逼仄的市井小巷,不足千米长的窄路上有大大小小100多家鸭脖加工店。2000年前后,鸭脖店洗牌为20余家,集中于精武路上长约百米的一个路段,各家店门口长期排队,有时甚至需要警察维系交通。南非世界杯期间,精武路段鸭脖日均消耗量超过5吨,食客们一天啃掉30万根。据武汉市工商局统计,全国精武鸭脖系列产品,2008年产值高达65亿元人民币,2010年销售额已突破80亿元。

1993年,武汉球迷汤腊九在成都看球时,迷上了当地一家小餐馆的卤菜,他花了3万元学了卤菜技术和中药配方。回武汉后,汤腊九卤了鸭脖试卖,并很快由其哥哥汤光山将生意发扬光大。汤光山的火爆生意引来了邻居们的纷纷效仿。仅仅两年后,汤家所在的武汉精武路上,就冒出了20多家卖卤鸭脖的。精武鸭脖的雏形就此诞生。

在鸭脖行业完全竞争的时代,精武路鸭脖呈开放式发展,“汉味精武”、“正宗精武”、“王松林精武”……不一而足,都打着路名的招牌,统称为“精武鸭脖”。 彼时的重庆人周富裕,正蜗居在武汉一家菜市场的角落,往酒店送售酱板鸭,一天卖不到10只。2006年,周鹏成立湖北周黑鸭食品有限公司。谁曾料到,这家当时并未引起多少重视的企业,在6年后竟然拿到2.1亿元风投。

周鹏的卤鸭出锅时是晶莹的巧克力色,在空气中暴露氧化后变成黑色,是为“周黑鸭”。周黑鸭的鸭肉辣中带甜,区别于“久久丫”、“汉口精武”、“绝味”等出身精武路的麻辣口味,颜色也不同于后者的红色,被行内人士称为“第二派”。

自成一派的路并不好走。小学文化、草根出身的周鹏一开始也对日夜排长队的精武路艳羡不已,多次取经。最终,周鹏确定了“只做直营”的运营方式。

“这是我们非常看重的一点。”天图资本投资总监、高级合伙人冯卫东对《财经天下》周刊再三强调,两度投资周黑鸭、总数过亿的天图资本,对于周鹏的直营路线非常认可。

事实上,周鹏的直营路线并非初心。2006年,刚从家庭作坊式转为公司化经营的周黑鸭,看到加盟模式扩张上的优点,也在南昌开出11家加盟店,快速赚进20多万元。苦果却随之而来:假货漫天、加盟店质量难以掌控、消费者投诉不明所以、品牌名誉严重受损……在创业初期因质量问题栽过跟头的周鹏当即悬崖勒马,花30万元高价回收了店面。周鹏说,在南昌的试加盟时期,他整夜都睡不踏实。

基于这一次教训,周黑鸭至今在全国的400余家门店,全为直营。其中武汉、上海、深圳三地均有生产基地,可以配送散装货,远距离地区则由生产基地配送保鲜包装产品。

相比周黑鸭的直营模式,煌上煌主要采用直营和加盟结合的形式,目前大约有76家直营店、1815家加盟店;绝味轩则完全采用连锁加盟模式,因此在店面扩张上速度较快,目前已经有了2000多家加盟店。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简爱华分析:自营模式的利润要高于加盟,但相应地,厂房、物流投资必然会大于加盟;与此同时,自营模式有助于企业加强管理、产品质量控制,利于树立品牌形象,而加盟模式的企业在这些方面处于劣势。

“在变幻的市场环境中,没有哪个模式是绝对好或坏的,结合自身特性,适应当下、具有前瞻性便是可行的。”正略钧策管理咨询合伙人卜静认为,关键在于企业能否在战略明确的同时,具备扎实的内功和积极应变求变的能力、品牌管理能力、营销管理能力等。

不可否认的是,选取直营模式,是周黑鸭取得成功的关键要素之一。到2011年,周黑鸭的年销售额超过􀀘亿元人民币,但比起鸭脖行业老大“汉口精武”公司的15亿元,仍只有一半。2003年,湖北人涂国华借“食博会”机会突出重围。现在,涂国华的“汉口精武”已建立工业园,形成了从养殖、宰割加工到销售的产业链。

“汉口精武”的长处在于产业链拉得长,从养殖、屠宰到卤制,涂国华靠着工业园的运作,把鸭脖生意做成了湖北最大的农业产业化企业。某种意义上说,涂国华的成功,离不开其规模化和产业化经营,全产业链的优势再加上政府不遗余力的扶持,让“汉口精武”在鸭脖产业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但对于资金、规模都不够的其他鸭脖企业来说,全产业链的建立无从谈起,所以周黑鸭、绝味、煌上煌等都聪明地选择了稳扎下游,简单专注做好一件事,便于吸引资本安心进入,利于管理和控制。“我们不做上游。”周黑鸭副总郝立晓说,尽管“老大哥”的长战线战略收益良好,但周黑鸭不打算跟随。在这一点上,天图资本再次与周黑鸭达成一致。冯卫东介绍说,非常看重对方不做上游的决定,做简单的事情,更便于企业的管理和发展。

这种立场与“精武人家”的想法非常一致。这家与“汉口精武”同属精武路鸭脖的老牌企业,在2009年至2011年精武鸭脖的“蜜月期”,占据了精武路上80%的市场占有率。“精武人家”副总童明俊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我们不想把步子迈太大,产业链拉长了,资金就容易跟不上,做这行必须稳扎稳打。”

除了“汉口精武”,一致瞄准下游的中国鸭脖产业,目前的原料基本来源于山东。山东产的肉鸭生产周期短,从孵蛋到长成只需38天;鸭子脖长而紧实,适合卤制。这些引自伦敦北部林肯郡的鸭子,因产地称名“樱桃谷鸭”。如今,全世界每年要消费超过25亿只“樱桃谷鸭”,客户包括“全聚德”在内的各类鸭肉食品企业。

不做上游并未影响鸭脖企业的壮大规划。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除汉口人家、周黑鸭已有自家大规模工业园外,精武人家的工业园也将在两年内投产;绝味鸭脖位于新市场地区的工厂也已建成,当地几十家店面装修也在同步进行,预计于明年初面市。 口味与安全

上午10点,已经巡店结束的吴继学,拎着半袋鸭脖就来办公室了。由于操劳过度,这位最近深为脊柱疼痛所困扰的老总,约见了几个人,打了一圈电话,又拎着鸭脖匆匆离开。

作为“精武人家”的董事长,吴继学除了亲自巡店,还经常品尝别家的鸭脖,听说全国哪家产品好吃,也会派出师傅前去学习。鸭脖的生产流程大致相同:解冻—沥干水分—卤料腌制—下锅卤制—起锅摊凉。然而,各家卤出来的鸭脖口味又不太一样。这种在长期激烈竞争中形成的差异化,来自各家对于卤料的搭配研究,也是他们维持拥趸、赖以生存的奥秘。不论是“精武派”还是“黑鸭派”,口味是鸭脖企业的共同关注重点。

“例如夏天闷热,冬天干燥,我们就会对卤料里的中药做适当调整。”童明俊介绍道,除此之外,他们也允许加盟店根据各地口味做出微调。“我们的顾客里,很多都是吃了十几、二十年的。”童明俊说,口味上各有千秋,顾客一旦认准了,往往成为忠实用户。

利用口味吸引顾客,是各大鸭脖厂家的一致追求。除此之外,食品安全也是决定各家命运的重要一环。多位公司老总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在现今的食品市场,安全问题是他们第一考虑要务。每家企业都惧怕汲汲经营的企业,一夕毁于食品安全事件。

“自己有几斤几两是知道的。”仿佛是约好了,童明俊、郝立晓等多家企业负责人,谈及企业发展时,都说了同一句话。由于对消费者口味的跟进、安全的考量,在资本频频向市场伸出双臂时,企业却往往慎之又慎。

2009年国庆期间,“绝味”在武汉市光谷开第一家门店,因保存不当、温度过高造成细菌超标,导致了40余人食物中毒入院,其中包括两名孕妇。该事件发生后,市民谑称绝味为“绝胃”。2011年12月12日,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黑榜通报:包括“煌上煌”、“绝味”在内的知名鸭脖卤制品大肠菌群和菌落总数超标。这次通报再次重创鸭脖行业,并引发市场对于加盟模式的拷问。

由于众多的前车之鉴,以及鸭脖行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象,鸭脖老总们提及食品安全问题,都心有余悸,并反复强调,安全是他们立命之本。鸭脖作为一种快速消费、短保质期的卤味,其安全问题也被列入VC的重点考量,有投资人士甚至将食品安全定义为该行业的头号风险:“食品安全风险对这类企业来说可能是一次性致命。”

券商研究报告也认为,食品行业非常脆弱,一旦出现食品安全大问题,品牌和公司都可能受到极大损害。广泛存在于鸭类卤制品企业的特许加盟模式,由于不便管理,难保质量,也为市场所诟病。

除了食品安全问题,让鸭脖行业深为忧虑的还有品牌建设问题。从精武鸭脖火起来的那天起,山寨鸭脖店也就同步发芽开花。“这些山寨店就是从武汉开起来的。”郝立晓表示,现在遍布全国真假莫辨的鸭脖店,大都发源于武汉。他们打着各家大牌鸭脖的商标,分食市场并不时给真品牌们添堵。至今,山寨店们仍存活于全国各大小城市。提及这一现象,无论是精武鸭脖还是周黑鸭,老板们大都一筹莫展。

比如,周鹏带领家人创建“周黑鸭”品牌后,其胞兄周长江在2010年注册成立商巴喻鸿成商贸公司,自立门户,并打出“周鸿鸭”品牌。一红一黑两家周姓鸭脖,口味相近,门店装修、员工服装等也极为相似。对于哥哥的这一举动,周鹏也一直不愿多谈。

武汉精武鸭脖协会秘书长刘世平对《财经天下》周刊强调,协会将不懈怠地清除山寨品牌,设立行业门槛,筛选合格的精武鸭脖企业。作为武汉工商局江汉分局新华工商所所长,刘世平也协助协会申请了一个“武汉精武路”商标。未来,会在合格的精武鸭脖企业产品上实行双商标,除自身品牌商标外,还打上“武汉精武路”商标,以便消费者识别。

洗脚上岸

尽管面临品牌建设和食品安全方面的忧虑,但资本依然疯狂般进入鸭脖产业,这种现象绝非偶然。

从行业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中国酱卤肉制品的销售对象主要为家庭、酒店、休闲食品市场和礼品特产市场。一方面,酱卤肉制品在中国传统中式风味肉制品中比重较高,约占到40%;另一方面,快捷消费符合中国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方式,是未来食品消费的重要趋势。 2009年,中国餐饮业消费总额达到5000亿元,且持续以每年20%的幅度增长,其中快餐业和休闲食品发展尤其迅速,列入未来5年最有前途的九大行业。海通证券研究报告认为,到2015年,中国快捷消费酱卤肉制品行业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000亿元左右。

所以,比之鸭脖企业本身的谨小慎微,VC们却乐观得多。目前,已有9家风投公司陆续与“精武人家”接触。不过,童明俊却表示,由于资本比较充裕,且自身发展程度尚且不够,暂时不考虑引入资本。“我们最缺的是人,有德有才的人。比起这个,资本的引入要后放,等待水到渠成。”童明俊说,鸭脖老板们都在忙于“修内功”。在鸭脖行业,与引入资本相比,这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事实上,周黑鸭之所以能拿到2.1亿元风投,其严格的内部管理也是重要因素。2006年周黑鸭正式注册成立后,吸引了时任湖北武商量贩集团高级经理朱於龙的加盟。周鹏开始组建新的核心团队,管理团队扩充为5人,生产流程也进一步细化,决意彻底告别手工作坊时代。

郝立晓就是这个时候被吸引过来的。之前在大型国企工作了13年的他,本来被派去周黑鸭招商,结果与周鹏相谈甚愉,一周的考虑后,郝立晓抛掉铁饭碗,开始人生的第二份工作--卖鸭脖。“我女儿今年6岁了,她总是对人介绍说:爸爸是卖鸭子的。”现任周黑鸭副总的郝立晓对《财经天下》周刊说,由于理念契合,他十分享受当下的工作,也乐于一直做下去。

朱於龙、郝立晓加盟后的周黑鸭,在2008年迎来爆发期,武汉市店面由8家剧增至50多家。2009年,周黑鸭经历了迅速扩展后的管理困境—来不及做人员培训就匆匆上岗,服务跟不上了。经过一年多的企业内部管理沉淀,公司店面继续向省外扩张,至今已有400余家。

冯卫东透露,天图资本投资周黑鸭后,引导周黑鸭完全用现代管理思路来做企业管理,引入了职业经理人。

创东方合伙人、副总裁潘锦也早在2008年就与周鹏谈过合作。对于眼下VC对于鸭脖的热忱,潘锦认为,农业领域以及流通的区域化发展是一个趋势,不同的品种都有投资的机会。这个过程耗时长,也比较难,但总有机遇。鸭脖也是这样,不管是周黑鸭还是精武,都是在自身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有规模了,资本就水到渠成地进入。“资本进入后,一方面在资金上对其烧一把火,同时也加强其企业管理,使其在市场上有更多机会。”

在鸭脖行业获得资本的青睐后,鸭脖企业的老总们都在干什么呢?忙于建厂布店?不。“绝味”创始人顾青和CEO粱新科,已经很少去公司管理具体业务,两人甚爱参加一些神秘的闭关和培训活动。“很多时候一闭关就是几天不吃饭那种,而且不开手机。”据知情人透露。一手操持起周黑鸭的周鹏,也在学习企业文化培训。

传统作坊式鸭脖公司的掌舵者,正在积极进行由完全竞争到寡头竞争的转化,外部资本的决意介入加速了这一过程。冯卫东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煌上煌的上市开启了先河,为后来的鸭脖企业铺宽了道路。周黑鸭现在的上市时间预计为2014年,比原计划至少因此提前一年。

在鸭脖行业,资本的卤汤已经熬起。出锅,只需要时间。

相关文章:

学习大闸蟹好榜样

同是从地方向全国扩散并迅速走红的食品行业,大闸蟹的成功之路,可以给鸭脖产业提供更多借鉴

比鸭脖更早风靡全国的,是阳澄湖大闸蟹。

至少从2006年起,阳澄湖大闸蟹开始不断地从江浙一带辐射,从南到北,从东向西,大闸蟹的足迹已经遍及包括甘肃、新疆等内陆地区在内的全中国。

杭州王氏水产创始人王志强认为,和鸭脖不同,阳澄湖大闸蟹在短短五六年内迅速蹿红,不只是因为大闸蟹本身品质优良、味道鲜美,更重要的是这五六年来在营销上的努力和行业协会的推动。王志强开始做大闸蟹销售是在2004年下半年。王志强介绍,在2006年以前,大多数从事阳澄湖大闸蟹销售的企业还都比较零散,主要靠个人关系送给酒店、饭店,市场也多聚集在江浙一带。到了2007年,王志强已经靠起初的积累攒下一定资金,他创办了杭州王氏水产,专心做大闸蟹。 这个时候,阳澄湖大闸蟹已经成为苏州市政府的国家地理标志性保护商标,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是唯一被授权使用商标的协会。企业如果要使用阳澄湖大闸蟹品牌,必须得加入这个行业协会。

所有加入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会员,要按照会员等级交纳不等的会费。据会长杨维成介绍,这些钱都会用于阳澄湖大闸蟹的整体推广。王志强回忆,从2005年开始,杨维成试图通过媒体来推广阳澄湖大闸蟹。大闸蟹上市前后,行业协会召开一系列新闻发布会,来邀请当地的报纸、杂志、电视台等媒体,从各个角度报道阳澄湖大闸蟹。

直到现在,阳澄湖大闸蟹每进入一个城市,杨维成都亲自随企业前往推介。同时,也有更多的企业加入到行业协会中。据行业协会一位常任理事介绍,2009年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只有几十个会员,而到了2011年,协会的会员超过了300家。

阳澄湖大闸蟹走向全国也离不开电子商务的贡献。以往阳澄湖大闸蟹的销售渠道主要在酒店和专卖店、大型超市,王氏水产在全国有42家实体店,其中两成销售额来自线上。王氏水产有两个线上网站,主要作用就是宣传自己的品牌。王志强介绍,杭州受阿里巴巴影响很大,是一个具有电子商务传统的城市,而线上一开始做,苏州的同行步子也非常快。去年天猫有88家阳澄湖大闸蟹品牌旗舰店、100多家商家,而今年旗舰店增至195家,商家数达295家。同时,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与京东商城签订协议,授权其为官方网络商城。中秋前后,天猫上某阳澄湖大闸蟹旗舰店的对装阳澄湖大闸蟹月销量将近7000件,价值100多万元。

不过,阳澄湖大闸蟹每年的产量有限,季节性强,对一个企业的成长来说,很容易触及到天花板,企业的规模也会受到限制。怎样才能培养出具有竞争力的本土企业,这是杨维成现在经常考虑的一个问题。

鸭脖|资本|亲睐

最囧游戏芝士就是力量手机版

妖精联盟安卓破解版

天书奇谈小y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