镀锌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镀锌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把流年暗偷换[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24:23 阅读: 来源:镀锌管厂家

1

那时的我是阳逻街上的女霸王。我爸爸的名号“陶老大”大街小巷谁不知道。谁要是想在阳逻的地盘上动土,不管是种棵草还是建个庙,都得看我爸爸的脸色。正因为如此,我才恃宠而傲。

回忆起和苏瑾城的相遇,真是狗血不已。

那时苏瑾城14岁,配上自然卷的棕发秀气得像个洋娃娃,自然是少不了受男生欺负了。那天,几个小混混把苏瑾城按在墙上,搜刮他的书包。苏瑾城大声喊叫:“抢劫啊,有人抢劫!”结果却被人一拳打倒在地。他挣扎着站起来,大声咆哮:“你们知不知道陶老大是我干爸爸!”本来已经走开不想理会的我,听了这话,转身饶有兴致地走回来,背对着苏瑾城,对那几个混混晃了晃小拇指上的孔雀蓝宝石,那几个混混立即逃之夭夭了。谁不知道陶老大在女儿陶小桃10岁时送了她一枚价值连城的孔雀蓝宝石。所以就算有人不认识陶大小姐,戒指恐怕也印象深刻。

苏瑾城收拾好书包,一个转身看到站在身后的我,吓了一大跳。“你是说,陶老大是你的干爸爸是吧?”我戏谑地看着他。“呃,我……”苏瑾城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我看见他可爱的模样,目光变得温柔,似曾相识的感觉瞬间袭来,我记起了他,于是友好地伸出手:“你好,我是陶小桃,以后你就当我干哥哥吧。”

“我是苏瑾城,刚刚我……”看到他语无伦次的模样,我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了。

2

我正陷在回忆中,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是杨虎东打来的。说起杨虎东追我,那可真是费尽心思。记得我13岁生日那天在食堂吃饭时,杨虎东抱着13个大鸡腿穿越重重人海,挤到我面前信誓旦旦地说:“陶小桃,做我女朋友吧,以后鸡腿全给你吃。”周围的人笑得人仰马翻。经过这次风波,我知道了,杨虎东的爸爸就是我小时候住的那条街上的以“最香鸡腿”闻名的老板。

可我喜欢的是苏瑾城。其实我喜欢苏瑾城,是原因的。这个原因是我的秘密,除了杨虎东,我谁都没说过。

6岁那天夏天,我和养母相依为命,生活穷困,每次冲养母喊“饿”时,她总是取下墙上那条粗绳子,然后勒住我的肚子。终于在养母第7次去取绳子时,我冲她咆哮:“我不要系绳子,我要吃面,吃鸡腿!”在她冷哼一声“想吃自己去餐馆偷”后,我哭着冲出家门。站在餐馆外,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肥鸡腿,我暗自下定了决心,进去抢一只就往外冲。就在这时,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过头,看见了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自然卷的棕发,他把一碗面递到我面前,上面还有一只大鸡腿。“呐,给你的。”说完,他就消失在买饭的人群里。

于是苏瑾城便成为我这辈子最想嫁的男生了。只是后来的我,莫名其妙的因为右耳朵下面的一颗小痣被陶老大找到,一夜之间成了他的掌上明珠,不再为吃饭忧愁。但此时苏瑾城早已不记得他曾对我的恩惠了。可我记得。

虽然我对苏瑾城的感情根深蒂固,但是他喜欢的人是叶璇萦。

3

苏瑾城和叶璇萦是青梅竹马。叶璇萦不仅跟我同年同月生,还跟我是同班同学。因为讨厌叶璇萦,我每天都欺负她,但她却从来不在意。她的冷静激怒了我。终于,我有了一个邪恶的计划。那天晚上,我带上了杨虎东,埋伏在叶璇萦每天必须路过的那条小巷。我们蒙上了黑色面纱,潜伏在暗处。就在杨虎东把叶璇萦按到墙上,我准备拍照时,苏瑾城及时地赶了过来。临走时,苏瑾城恶狠狠地对我说:“陶小桃,别以为蒙层纱我就认不出你,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我从没见苏瑾城如此凶狠过,这真的是我认识的他吗?泪水,就这样落进了心底。夜风忽起,这一刻周遭都变得极冷,冷到眼泪何时掉落的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苏瑾城冷漠的眼神已经将我的记忆冻结。

后来苏瑾城写了一封检举信,寄给陶老大。信寄到的那天,世界彻底地颠倒了。那天陶先生把苏瑾城、叶璇萦、杨虎东都找到了蓝鹰堂。我在堂内坐立不安,杨虎东不停地安慰着我。当苏瑾城牵着叶璇萦进来的那一刻,我的心还是狠狠地触动了。而爸爸的眼神也在看到叶璇萦时突然亮起。接着爸爸让我先回房间。过了一会,我隐约听见外面叶璇萦的大吼,“我才不会认你!”

等我出来时,一切都变了。爸爸的眼眶红肿着,苏瑾城和叶璇萦早已经离开,杨虎东站在一边。爸爸看到我,眼神变得冷淡。“陶小桃你自己闯的祸,必须自己承担。阿黄拿鞭子来。”他说完这句,掉头准备回房间。杨虎东猛地上前拉住了他,“主意是我出的,你处罚我好了。”

接下来上演的场面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阿黄一鞭一鞭地抽打在杨虎东的身上,一声声鞭响痛彻心扉,我闭上了眼睛……

4

那个夜晚,杨虎东浑身是伤躺在病床上,我守在他身边,听他给我讲事情的始末,“他拿出了他老婆生前的照片,跟她几乎一模一样,然后他掀开她的头发,发现了右耳上那颗你也有的小痣,再问了她的出生年月,然后他确定叶璇萦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不是你。”

我从一个富家公主一瞬间又变回了原来那个穷苦人家的丑小鸭,我觉得像是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醒了,我又将回到养母身边。“陶小桃,跟我回家吧,好不好?我们家有好多鸡腿。”杨虎东真诚地恳求道。我冲他笑了,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梦醒了,什么都消失了,可杨虎东还在,一直在。看到我的笑容,杨虎东才相信我是真的放下了,这才安心睡了。

看着睡熟后的他眉宇间其实也有那么点帅气,心底暗暗地笑出了声,床头柜还放着他的白色手机,呼吸灯一闪一闪的,我顺手拿起来一看,发现发件箱里有一条未发送的信息:小桃,其实我有两个秘密,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一个是关于叶璇萦的,你准备伤害她的那天,我给苏瑾城打了电话。另一个,是关于苏瑾城的,我还记得你说过你喜欢苏瑾城是因为他给了饥肠辘辘的你一个鸡腿,其实那个鸡腿,是我心疼趴在我家店门外流着口水的你,却因为忙着帮爸爸看铺子抽不出身,顺手让顾客苏瑾城递给你的……

到底谁偷换了谁的人生,谁偷换了谁的爱情,早已不再重要,而重要的是,谁都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